性烦躁

与社会烦躁密切相关的是围绕性、性关系和性行为的烦躁。异性恋规范期望出生为男性者在上,而出生为女性者在下。大众媒体、有毒的男子气概和色情作品加强了这种动态,甚至在跨性别色情作品中也是如此(大部分跨性别vs顺性别的色情作品都涉及跨性别女性)。这种角色错位常会导致来自伴侣和同龄人的羞耻感。

这当然不是绝对的,毕竟很多异性恋顺性别伴侣逃离了这些模式,在这段关系中找到了新动态,或者为了满足欲望而纠缠在一起。一些伴侣在性方面根本不兼容,于是寻求其他伴侣。然而,许多外部压力阻碍了这种自我觉醒,打破这些规范可能是极其困难的,甚至是痛苦的。当涉及到保守主义或宗教美德主义时尤其如此。

顺性别同性恋出于道德回避了这一点,而探索自身角色会使自身满足。一些同性恋伴侣在建立关系时就明确了一种既定的攻受关系。其他人则通过攻受互换消解这一问题。然而,同性恋关系仍然会陷入对男性化和女性化角色的期望(女同攻/受,男同/)。

这都意味着什么?对于做转变前迈进所谓“异性恋”的跨儿,有时会发现自己对性交失去了兴趣,因为插入式性行为不能给予他们期望的满足感。在极端情况会有完全倒错感,还会引发恐惧。性行为可能生理上令人愉悦,但这种体验是不合适的,行为本身也是被迫的。

🏳️‍⚧️ Kathryn Gibes ✨ @TransSalamander

Did any other trans girls get to the point pre-transition where they had to basically dissociate in order to top or was that just me lol

这可能会导致性欲消退,因为性冲动的一半由心理因素构成。许多跨性别者到成年才有性经验,因为严重的性别烦躁而失去性冲动,导致了表现为厌恶的性功能障碍。他们可能仍然会为伴侣表演,却得不到那么多的享受,甚至为了完成任务而脱离现实。

通过这种标志性的性别烦躁,他们获得了一种脱离自我的性身份。一些跨儿在出柜后才意识到,他们从来没有真正认同以前的性取向,而是通过它减少性生活中的烦躁。

例如,一些跨性别女性在做转变前认同为男同性恋,因为希望有一个在做爱时像对待女性一样对待她们的伴侣,这个要求一旦被解除,她们发现自己其实上是女同性恋。其他人可能试图以男同性恋的身份生活,但发现这个角色不能满足他们,因为在伴侣眼中仍是男性身份。

强迫性的的男性凝视

作者注:这种特殊的性烦躁难以用概括性术语来说明,所以我将根据个人经历写。以下内容是以我二元性别跨性别女性的角度呈现的。因此,这可能不完全适用于所有跨性别者。非常抱歉。

"Swole Mom" - How Baby, by Lindsay Ishihiro

有一句话在女同性恋圈子里很有名:“我是想成为她,还是和她在一起?”

很难分辨出性吸引和嫉妒之间的区别,尤其作为未出柜的跨儿青少年。我们的整个社会都建立在异性恋基础上;这是文化上的默认选项,以至于青春期前的孩子头脑中也充斥着男女的性吸引。因此,对“异性”生活的兴趣总是被视为性吸引。

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?通常是………羞耻感。跨儿孩子经常根据真实性别内化对同龄人的看法,并且不会物化和他们相似的人。因此,孩子会出于不想被看到对性物化的渴望而隐藏这些兴趣。如果儿童在严苛道德规范的环境中长大,例如保守的宗教环境,情况可能会更复杂。

作为一个在福音派基督教家庭中的未出柜跨性别青少年,如果我被发现以性的眼光看女性,我就会受到惩罚。我知道如果我被发现穿女装,会有很多没准备好回答的尴尬问题。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,因为我对女装,特别是内衣有着强烈的迷恋。

《辛普森一家》的一个片段中,Moe Szyslak接受了测谎仪测试。测试结束时,他承认将整晚盯着西尔斯目录中亲密关系部分的女人看。Moe渴望的物化行为的羞耻感是整个场景的关键,也是笑点。我从小就知道人们会如何看待我喜欢穿女装。

出于羞耻和恐惧,我尽可能地掩饰这种渴望,因为我实在不能忍受别人把我当作十几岁的男孩,那种看着所有材料都能自慰的男孩。更糟糕的是,我还相信我的兴趣与性有关。

不能总戴着有色眼镜看世界。我理解我对女性的兴趣的唯一理论是性欲,因此我所有的女性化兴趣都变成了一种性欲。我想成为新娘的愿望变成了新娘情结,我想生孩子的愿望变成了对怀孕的色情想法,我想成为一个女孩的愿望变成了异装恋物癖。

但最重要的是,我害怕被看到对其他女性的“性”趣。我有名声不好的男性朋友,他们看热闹不嫌事大,还爱盯着别人看。我以前的老板有个坏习惯,就是在一起出去吃午饭的时候向漂亮的女人抛媚眼,我和他在一起很不舒服。

我不能忍受将自己的身份和那种男性凝视联系起来。即使在最漂亮的女人身边,我也会回避她们,因为我不想被当成那种盯着女性看的人。我不想被当作色狼。

这就是强迫性的的男性凝视:异性恋逻辑下默认未出柜的跨性别女性是异性恋。这种认知失调会引起对同龄人欣赏和性欲的强烈内疚和羞耻。

一旦你从这个男性框架跳出来——把自己看作女性,并接受这些兴趣和观察——羞耻和内疚就完全消失了。即使本质上是女同性恋的兴趣,且真正包含了性欲,它也不再被这种物化所玷污。我能够不加评判地欣赏我女性同龄人的女性气质和美丽,我可以赞美她们,而不必担心被认为是讨好她们的人,也不必担心我的意图被误解。

这是种解脱后才能用语言表达的烦躁感。当我开始融入女酷儿圈子时,更是松了一口气:女性和男性一样饥渴,我们只是(通常)更尊重这种欣赏和性欲。我从这种先前没意识到的负罪感中解脱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