性别烦躁简史

1948年,一位女士联系了著名的性学家阿尔弗雷德·金赛博士(Alfred Kinsey,就是那个出版金赛量表的金赛),她的男孩坚称自己是一个女孩。这位母亲希望帮助她做自己,而不是压制这种想法。金赛找到了德国内分泌学家哈里·本杰明(Harry Benjamin)博士,想看看他能不能帮助那个孩子。本杰明博士随后为这个孩子定制了一套雌激素治疗方案,并和她们家一起寻求手术治疗。

本杰明随后完善了他的方案,并在一生中治疗了几千名类似的患者。他不要报酬,救治病人的满足感就是报酬,并在治疗过程中逐渐深入地理解了这种情况。1973年,他为这种不协调的感受创造了一个词:性别烦躁。但直到2013年,美国精神病学协会才开始用这个词。

如果你是一名跨儿,那你可能听过哈里·本杰明的坏话。1979年,(经允许)他的名字被用于成立哈里·本杰明国际性别烦躁协会(HBIGDA),该协会发布了跨性别者照护标准(SoC)。SoC以“哈里·本杰明规则”而为人所知,它臭名昭著地限制了确诊性别烦躁。该标准根据痛苦程度和性功能障碍,将患者分为六个等级。如果你不是“真正的易性症”(类型Ⅴ及以上),通常会被拒绝治疗。

但问题是,诊断为类型Ⅴ和类型Ⅵ必须对与出生性别相同的人产生性吸引。想做转变就必须成为异性恋,而不是同性恋或双性恋。你还必须经历对身体和生殖器的严重痛苦,并且在治疗前就按真实性别生活。许多跨儿通过社会指导和表演来达到标准,但对包括我自己在内的许多人来说,如果不符合全部标准,那就达不到转变的程度。

2011年,为了应对理解和接纳跨儿上日增的压力,HBIGDA重组并更名为世界跨性别者健康专业协会(WPATH)。在跨性别者真人指导下(这是第一次),WPATH发布了全新的照护标准(SoC第七版,十年来的第一版),该标准舍弃了本杰明量表,转而着眼于每个人的具体症状,并将性别与性欲完全分开。2013年,美国精神病学协会在《精神障碍诊断和统计手册》第五版中,依据WPATH的照护标准将诊断标准由性别认同障碍改为性别烦躁。这一变化为美国所有的跨儿提供了医学转变的支持。

这就是过去十年世界跨儿数量激增的原因。更容易获得的支持带来更大的数量,更大的数量带来更高的可见度,更高的可见度带来更强的意识,更强的意识带来更多得到治疗的人。2014年的一项研究显示,美国有0.6 % 的成年人和0.7 % 的青少年认同为跨性别者;2016年的一项研究显示,1.8%的高中生认同为跨性别者;2017年同性恋者反诋毁联盟的一项调查显示,18到34岁的受访者中,12%都不把自己当作顺性别者。

跨性别者正从阴沟中爬出来,我们无处不在。

那什么是性别烦躁呢?

烦躁不安 - 名词
对生活感到不安或总体不满的状态。与亢奋相对。

顺性别者和跨性别者都常有这样的误解,即性别烦躁只是对自己的身体感到不适。然而,它甚至都不是诊断性别烦躁的主要依据。性别烦躁跨越生活中的方方面面,包括你如何与他人相处、他人如何与你相处、穿着打扮、行为举止、社会适应、对周边环境的感知、你与你身体的关系。因此,WPATH SoC 7和DSM-5的支持者认为不一定跨性别者才有性别烦躁。我们总是要像念咒一样重复说这点,因为大家要明白,没有明显感到身体不安的人也可以是跨性别者。

性别烦躁本质上是对内在自我的错误感受。这种错误没有逻辑支撑,也没有什么理论可以解释它。你无法描述为什么会是这样,但它就是如此。生命中有些东西不对劲,就算只想搞明白也不容易。

它就像是小孩子戴着大人的手套。可以把手伸进手套里,把手指伸进指套里,但手指不灵活。或许可以拿起东西,但不能像成年人一样操弄它。事情就是不太对劲。

伊维·温特斯(Evey Winters) 在她关于性别烦躁的帖子中这样说。

你有没有在公共场合或正式场合的时候突然脚底发痒?因为不能马上脱掉鞋子挠一挠,所以只好忍着那种死去活来的感觉,这种奇痒越来越强,甚至让你想杀死旁边正和你说话的人。

我小时候经常在早晨上学前看电视。我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边看我最喜欢的频道,边我吃我的枫糖燕麦粥。但西弗吉尼亚州90年代初农村的有线电视太破了,我看《恐龙战队》时,音频却是另一个电视台的(通常是天气频道)。画面很稳定,音频也清晰。但就是不匹配。性别烦躁就像是这种伴随孩子整天的沮丧感。

就是当你点一杯清爽的健怡可乐,服务员却问:“可以换成百事可乐吗?”的感觉。

就是知道有什么不对劲,但是却无能为力。

简而言之,性别烦躁就是大脑对不恰当事情的情绪化反应。这种不协调深入大脑的子系统中,以至于不能通过某个标志明确问题。识别它的唯一方法就是观察由此引发的情绪。根据所处环境与内在自我感受的一致与否,我们会有积极的(性别亢奋)或消极的(性别烦躁)反应。做转变需要认清这些信号。

顺性别者也会有这些信号,但由于这些信号通常与环境相一致,他们不会觉得有问题。然而,在几种值得注意的情况下,顺性别者也会有性别烦躁。将顺性别孩子当作异性抚养的尝试总会以失败告终(警告:自杀),孩子会不可避免地宣告自己的独特性。

这些亢奋与烦躁,兴奋与厌恶,都以不同的方式表现出来,有些明显,有些细微。性别烦躁也会逐渐改变,从觉醒前到觉醒后再到做转变,每个阶段都会有新的形态。本指南的目的是描述不同的表现形式,以帮助人们认识认识。

但我必须要先强调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,重要到我要用粗体字写:

每一名跨儿会经历不同原因、不同程度的性别烦躁。

没有一致的跨性别体验,没有一套标准的感受和不安,没有一种真正的跨性别叙事。每一名跨性别者都会以独有的方式经历独属于自己的性别烦躁,困扰一个人的事可能不会困扰另一个人。

好啦,让我们把这个免责声明扔到一边,进入正题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