结语

每年都会有新的研究表明跨性别人口数量的上升。随着认知度提高,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他们的人生不对劲,并选择出柜。美国性少数人群者反诋毁联盟(GLADD)估计3%的人都是跨性别者,我在更激进的估算中也见过5%甚至10%的数字。我们对性别的理解越深,就会有更多描述性别的词汇,就会有更多人认识到被迫遵循僵化的性别结构是错误的。

然而这一切改变令人恐惧:这让保守派恐惧,他们认为对性别新的认识会使父权制社会结构消解;这让根据哈里·本杰明规则转变的保守跨性别者恐惧,现在这么多人轻易地获得曾经需要通过行动、谎言和操控才能获得的结果——他们担心,如果谁都可以是跨儿,公众就不会把跨儿当回事;这使厌女的反跨团体恐惧,他们努力否认跨性别者的权利——他们认为,如果谁都能是男人或女人,那男人或女人的地位就会受损。

成为跨性别者绝非跟风行为。

性别焦虑也不是突然出现的。

更没有人塑造了孩子的性别。

请不要再这么想了。